快捷导航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通知公告

住上你的洛杉矶豪宅(2) 第一章 银龙公司

日期:2019-06-03 20:30:02 人气:0

<?xml:namespace prefix="o" ns="urn:schemas-microsoft-com:office:office"?>

2 妮可儿这两天刚刚做过护肤美容,修长、白皙的颈脖上系了条歪歪的绸巾,一片鹅黄,光彩照人。见江涛带着点火走过来,镜片后的目光灼灼逼人,就柔声细语地对他说:“我们要真诚地反省一下,是不是对员工太苛严,太过火?”

江涛含了些情意盯着妮可儿看,想到清晨床苐间的欢乐和温柔,缓过神,对她说:“维克多的年终红包要给他,你没给吗?”用这句话堵了妮可儿的悲天悯人。

妮可儿说发红包那天远在圣地亚哥的犹太裔经理维克多没来,红包还在会计部压着呢。

初涉商海,公司草创,妮可儿和江涛,一个是留学生刚毕业,一个是穷打工才上岸,没人投资,如履薄冰,手头自然扣得很紧;后来有了几百万美元的投资,帐面上的数目是相当可观了,但江涛却在董事会上表态说要做“守财奴”,有钱当没钱花,所以一直就是一幅吝啬相。

江涛一直有两种“理论”支撑着自己的精打细算:一,我们是新移民,是迟到者、后来者、创业者,要和白人平起平坐,不拼搏怎么行,不克勤克俭怎么行?二,从严治军,从严治厂,从严治公司,严师出高徒,不要把员工的胃口吊得太高——吊得太高,运营成本高,拖垮公司,他们没工做,岂不更惨?

江涛心平气和地和妮可儿说:“不要见风就是雨。这边当然要检查我们有没有太苛严,太过分,现在手头不那么紧了,是可以考虑给他们提高点待遇;那边也要注意员工的欲望是无止境的,不能一味迁就……”

“是啊,是啊,给他们加工资不会说谢谢,每人每年给出五、六千元的医疗保险都无动于衷,这边刚要调整一点医疗保险就哇哇叫了。” 妮可儿颇有同感地说。

妮可儿知道,眼前他的这位先生,外表看起来象德州佬、有产者、共和党,而内心,却和自己一样,是个道道地地的悲天悯人、体恤民生的民主党人,并且中国大陆来的、现在赶上末班车当老板的这批“知青”都一样(以江涛的年龄,在中国大陆下过一年乡,当过一年农民,应算“知青”里的小字辈)。

江涛这就把杰森的人事档案打开,翻一翻当时二十万订单的奖佣纪录,这一翻不打紧,可把江涛和妮可儿看傻了:

现在这个进口中国大陆二十万美元、十万瓶胎盘素的订单,早先是客户自己打电话到公司的,妮可儿跟他们谈过后,看客户和FDA法规部经理杰森都有香港、广东背景,就请他具体负责这个case。但是杰森并非公司的销售经理或销售员,不靠底薪加佣金吃饭,只拿月薪,所以当时的记录就有这么一条:“该员工是公司月薪制员工,本无佣金,但为了鼓励和奖赏该员工的工作积极性,特以个案核定以下付佣标准。”

付佣标准怎么定?“十五万以内拿1%,十五万以上二十万以内拿2%”

白纸黑字,细心过人的江涛留的是签字原件:“怎么给出3%?”江涛咄咄逼人、毫不客气地问妮可儿。

妮可儿一边把江涛的档案拿过来簌簌簌地翻,一边扑闪着秀气的大眼睛,尴尬地说:“不对不对,还有提高佣金比例的其它文件吧?……我怎么就给错了呢?……还说奖励不够呢!” 妮可儿这就用内线电话call杰森过来。

江涛抓紧时间对妮可儿说:“将错就错,佣金比例3%不要变,但问题一定要说清楚!” 妮可儿顺从地点点头。

这就听到杰森的敲门声了。

2005年1月26日二稿于洛杉矶

  • 地址:咸阳渭阳西路96号陕科大校区

  • 邮编:712000    电话:029-88213955

  • 邮箱:88888888@163.com

  • Copyright(2008-2019) 咸阳华夏职业技术学校